关注排行

社会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顺立达财富广场项目纠纷的内幕
发布日期:2021-01-04 浏览:1361次 信息来源: 发布者:rmbdw
【导读】顺立达财富广场项目纠纷的内幕


profile-avatar

中中经纬2021-01-04 20:25


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县顺立达财富广场调查

贵州省怀仁市蔡朝永称:他在承包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有限公司在安顺市镇宁县顺立达财富广场项目劳务清包过程中,广西建工、农荣军为了不支付工程,勾结其他人员,实施敲诈勒索、非法侵占公私财物、故意伤害、故意损坏公私财物、强买强卖等违法犯罪事实,致使该项目无法竣工。

蔡朝永说,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顺立达项目负责人农荣军,打着广西建工与顺立达签订了工程总承包的合同旗帜,同一个工程标的与多个劳务施工队伍签订了多个劳务施工合同,进行工程施工合同诈骗,理由如下:

(一)、2015年8月18日与肖利军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该合同是肖利军与蔡朝永在2015年8月16日的合作协议的基础上而订立的。合同订立后,肖、蔡二人立即组织劳动力,组织了大量资金购买了部分机械设备,配备相关管理人员对整个楼盘的前期施工工作准备,由于农荣军和肖利军订立合同后,蔡缴纳了约定的保证金,肖利军并未支付保证金和承担大量的周转资金风险的情况下,肖利军选择退出。蔡朝永因投入了大量资金而无法退出,肖利军选择退出后,还强行要蔡朝永支付了与潘胜龙中介费16万元,否则就不能施工,蔡朝永被逼无奈,只能承认由农荣军出面支付了事(但是我不认识潘胜龙)。蔡朝永于2015年12月4日与农荣军重新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对顺立达财富广场继续施工,并且,蔡朝永购买数百万元大量的钢管、扣件、顶托、模板、方条、方钢管和机械设备,实现了整个工程全面开工。

(二)、数日后,农荣军又拿出一份农荣军与龙海(杨某) 于2015年12月4日签订的顺立达《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的复印件交给蔡朝永,该合同与蔡朝永签订的合同完全一致。蔡朝永发现这一情况不对,立即找农商量,要求农荣军将收到的保证金和投入清算退还给蔡朝永,蔡对农说:“这个工程你就交给龙海(杨某)做,我蔡朝永不做了。”但是农荣军以没有钱退还给蔡朝永为由拒绝了蔡朝永请求,而蔡朝永迫于投入的大量资金无法回收的情况下只能忍气吞声,委屈求全,继续施工。

(三)、2016年 元月6日后,广西建工现场经理和派驻管理人员频繁以广西友邦劳务的名义给蔡朝永劳务下达整改通知和工程联系函,搞得蔡朝永方一头雾水,不知缘由,现场经理眭善德离开顺立达项目部的时候,将广西建工与广西友邦劳务于2016年1月6日签订的施工合同转交蔡朝永,而合同的标的、造价、项目名称和地点一样,不一样的是他们单价和付款方式,他们合同总标的总价款合计26180622.85元即每平方米245元左右(大写:贰仟陆佰壹拾捌万零陆佰贰拾贰元捌角伍分)。我与农荣军签订的合同约定是每平方米400元×106779.15平米=42711660元(肆仟贰佰柒拾壹万壹仟陆佰陆拾元整),此款不包含基础工程款可隐蔽工程款,如果整个工程完工,广西建工按2600万元支付给蔡朝永劳务方,在这种情况下,一切工程款划归友邦劳务公司,却让蔡朝永去找其无关联的友邦劳务讨要钱,他们的目的只付2600余万给蔡朝永,连付农民工工资都不够,更谈不上蔡朝永的所有投资收回,还要借500万元加上我的投入才能了事,我的投资就更没有着落收回,这是农荣军幕后黑手作保护,为了将蔡朝永的投资剥脱得分文不剩的变成了农荣军、广西建工、广西友邦劳务和龙海(杨某)他们等人的投资,他们前期作了大量的工作而欲达到其共同非法侵占蔡朝永投资的劳动成果的目的,不断找各种借口,与建设方现场经理陈晴川和监理公司刘鹏等现场管理员勾结,百般刁难,滋事挑衅,多次勒索各班组好处费、烟酒等,未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后,就让劳务不停的更换钢筋班组和木工班组和商混浇注班组达10来次之多,给蔡朝永无形中增加很多无辜的费用,各班组投入的机械设备让劳务承包人蔡朝永一人买单收购后,劳务班组方能清算走人离开工地,给蔡朝永一次又一次的寻找班组进场施工,这就是农荣军他们伺机能更便宜的不投入分文将蔡朝永的投资据为己有。

二、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有限公司、农荣军勾结其他人员实施敲诈勒索的事实如下:

在2016年5月23日,农荣军通知我到他办公室开安全进度工作会,事先并安排了与工程无关的镇宁涉黑人员龙海、姚松松、一名不认识的戴眼镜的男子、王云、蒋鹏刚和蒙儒华等人在农荣军的办公室等候,其余若干人在会场和公路上的车辆中待命等候,把实现与顺立达陈晴川、广西建工的刘兵、监理公司的刘鹏一起炮制的编号为2016052300l的以每日损失300万元的工程通知函,强行逼迫蔡朝永在此函上签字认可,造成的损失必须赔偿,蔡朝永拒绝签字,使用暴力迫使蔡朝永就范,对方的龙海、蒋鹏刚、姚松松和另外一名不认识的戴眼镜男子四人在农荣军示意下就直接在农的办公室动手,对蔡朝永方到会的郭维、蔡杨和其他等人进行殴打,演变成赤裸裸的强盗行为,我方报警后,警察随后到达现场并对农荣军方人员予以制止,但并未奏效,蒋鹏刚、姚松松、龙海、戴眼镜男子和一开始在外面等候的蒋松松、马美、马光琴和付汉军仍不断的打电话叫人来助阵,被他们叫过来围堵蔡朝永方人员的人阵势更为嚣张,仗着自己是镇宁本地人并且杨言有后台保护,丝毫不把警方的制止放眼里,导致蔡朝永方五人中两人受伤。在蔡朝永方被殴打后,郭维因为伤势严重,在镇宁中医院检查后被医院方要求入院治疗,但是镇宁自治县城关派出所干警不允许入院治疗,强行将受伤的郭维带回派出所。在郭维释放后蔡朝永将其带往安顺302医院进行检查,郭维鼻梁骨骨折,肋骨轻微骨折变形,视力模糊,此事发生后,蔡朝永不敢在安顺市逗留,避免镇宁农荣军方黑白勾结造成再次伤害,于是立马将郭维带回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治疗。蔡杨头部被龙海、蒋鹏刚等人砸伤,伤口长至五厘米并深至颅骨,在蔡朝永送蔡杨前往贵阳市的途中,农荣军方更是不依不饶,派有数量车辆跟随,蔡朝永被吓得不敢停车,由于对方开的是长安小型载客车辆,没能追赶上,蔡朝永和蔡杨侥幸躲过一劫。后经安顺市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安市司法鉴定所2016临鉴定422号)蔡朝永为轻伤二级。

三、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有限公司、农荣军勾结其他人员实施非法侵占公私财物的事实如下:

(一)、2016年8月1日四川康立管理公司签发工程暂停令之前到9月1日终止合同期间,广西建工不按进度施工供应主材达一月之久,8月9日、10日、13日多次催料无果,各班组无事干,导致蔡朝永承包人只能为停工的损失买单,到了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时候找到顺立达陈国明董事长以及陈晴川经理、广西建工农荣军、石南疆经理多次协商和短信沟通未果,迫使农民工子女上学无钱,农民工处于无奈的情况下到劳动监察大队、住建局。

在这些单位的参与下,该项目的所有农民工工资发放,其中包括我带领的农民工。

(三)、2016年9月1日,农荣军方单方面终止合同,同时蔡朝永已收到了未经蔡朝永方参与收方的“顺立达财富广场己完成主体框架工程量统计表”。首先工程量与蔡朝永方实际做的工程量不相符合,蔡方做的实际工程量为55730.82平方米(包含支模完成了未浇筑商混的部分),而农荣军方给我们的工程量为53940.84平方米(包含工程未完成的1145.60平方米),农荣军又无理由的克扣了1789.98平方米,不给蔡朝永收方和实际测量,将克扣的数据占为己有,但后来蔡朝永方有证据确凿的照片证明,农荣军方是强行的无正当理由的,农荣军而是用武力威胁并在统计表中只按210元每平方米计算给蔡朝永,这种算法遭到了蔡朝永方坚决反对,不是蔡朝永不做工,而是农荣军方不继续供应主材造成停工。同日,在单方终止合同的座谈中,广西建工、农荣军他们的企图非常明白,投资最大,工程量最大,材料损耗最多,整个楼盘近50000立方米的商混我们做了30000多立方米,转换层与标准层对比差距太大,我们无法估计,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不付劳务费,少付劳务费,从中低价将标准层再度转包,达到从中渔利的目的。

(四)、2016年9月18日,广西建工在把蔡朝永施工的大量设备转移走后,在蔡朝永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单方面向黄果树公证处申请了证据保全。蔡朝永后来在清场完毕后,发现钢管有353.71吨不知去向,扣件有19175个不知去向,顶托有4546个不知去向,模板有2200张不知去向,方条损失直接无法统计,统计后的损失近130万元,这还是蔡朝永几年前的购买的单价,蔡朝永方有明确的证据,为票据,过磅单,进出分明,通过吊车上下运输进出入库,有人证物证,缺一不可。

广西建工、农荣军和顺立达等单位、个人仗着镇宁黑白双方有保护伞的保护,肆无忌惮的一女多嫁并从中得利,镇宁县现在的人大主任罗某是农荣军妻子的老表,顺立达财富广场这个工程就是这位罗主任帮忙拿下来的工程,而农荣军和农荣军妻子马光琴还讲,还有在关岭县当县长的黄某老表,从镇宁县调到安顺市人大的王某,镇宁城关派出所的所长蹇某,镇宁县的县委副书记朱某,镇宁县劳动社会保障局的张某副局长等,他们形成了一张巨大的保护网,而无依无靠的蔡朝永就成为了任他们宰割的鱼肉。正因为有这张关系网的保护,农荣军从2015年12月4日与蔡朝永和龙海签订相同的合同开始,2016年1月6日广西建工又与友邦劳务签订的合同,2016年5月23日农荣军以开安全进度会为由强行要求蔡朝永在不公平的工程通知函上签字,遭蔡朝永拒绝后造成殴打蔡朝永方等三人被殴打以及2016年8月24日、8月25日、2016年9月1日农荣军和广西建工、顺立达强行单方终止合同,2016年9月18日广西建工单方面向黄果树公证处申请的证据保全书,他们有了保驾护航的依据,肆无忌惮、为所欲为,2016年9月22日强行抢占蔡朝永未移交的工地并殴打蔡朝永方等人,而且,我们报社一行三人到了黄果树公证处了解到他们所录视频日期与公证书日期不吻合,有刻意造假嫌疑,是后期补录,他们不能提供9月18日进场公正的录像, 2018年1月26日镇宁县公安局未经当事人蔡朝永参与的情况下制作了一份所谓的治安调解书,于2018年3月30日强行撤除板房的关联性来看,2015年5月23日在办公室对我实施敲诈勒索并使用暴力行为,公安机关未作出任何处理后,涉案犯罪嫌疑人农荣军在刑事判决书中却是成为了证明人,在农荣军的办公室被害人被打,涉案嫌疑人蒋鹏刚和姚松松在两次打架中都在,没有人组织,没有利益可图,他们会去吗?难道主谋农荣军就逃之夭夭吗?随后农荣军便采取以合同诈骗,利益侵占,强买强卖,故意伤害,强行审讯,敲诈勒索,威胁恐吓,和故意损坏他人财物等等各种手段,不断的升级武力,一步步将蔡朝永逼上绝路,从而使蔡朝永不敢再去镇宁,最后达到非法占有蔡朝永方的劳动成果和财产的目的。针对以上一连串关联的违法犯罪事实,我们在经过几年的申诉,镇宁县公安局才立案调查并移送镇宁县人民法院以(2020)黔0423刑初15号判决书对蔡朝永实施伤害的蒋鹏刚等三被告进行了判决,从该号判决书中载明的证人证言表明了蔡朝永的上述控诉中的真实存在。

针对蔡朝永的反映情况,记者到安顺市镇宁县劳动监察大队了解,该队副大队长称:蔡朝永的问题,我们也接到过他的反映材料,当地纪委也来调查过,主要是反映农民工工资发放他没有签字造成错发的问题,实际是我们劳动监察部门督促协调财富广场项目的建设方广西建工公司在年底必须发放农民工工资,我们在发放农民工工资过程中起监督作用,只要是这个项目的农民工都要发放,农民工清单依照广西建工自己提供的名单进行发放,整个项目的农名工都进行发放,劳动部门不必要审查这些农民工是谁名下的,因为这个工资发放不是农民工反映立案的,我们不管是谁名下的农民工只要是这个整体项目内的农民工,广西建工都要发放到位。

在安顺市黄果树公证处,我们了解到当时广西建工申请的项目现场情况公正情况时间表可以看到,公证处在9月18日到达现场开始录制视频进行公证,但从安顺市公安局的调查材料可以看出来,在公证处去之前的9月17日,广西建工就安排人员对蔡朝永施工的项目现场进行清理,第二天就安排公证处人员现场公证,其目的一目了然。公证书是2016年11月22日才签发的,同年12月23曰现场视频考贝给媒体,难道黄果树公证处是否有帮助广西建工作假伪证之嫌吗?9月18日到现场录制作的视频在那里?所有到场参与部门为什么不通知财产所有人或留守管理人员参加在进行公证清点?难道不是保护伞行為吗?这就是蔡朝永一直诉说的现场施工设备、材料大流丢失的原因。

之后记者来到贵州省政法委,把蔡朝永提出的项目涉及的刑事案件进行反映。

反映人蔡朝永针对民事案件的事实情况,已经向最高发院进行申诉,我们坚信在依法治国的环境下,该案会公正审理。